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图翁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 第1221章 有便宜不占是傻子

第1221章 有便宜不占是傻子

冀王一行人甫回到国都,不等人休整,就匆匆带着黎晨曦进宫去了。

这一去,就是三天,冀王最后是踩着虚浮的步伐出宫的,但黎晨曦被留在宫里了,至于皇帝?

他还是没有醒,不过据太医院院判说,情况较之前好很多了,不过大家想要再问,他老人家就摆摆手走了,压根不给人再开口的机会。

院判脚下飞快,走上自家马车后,车夫就急急往前驶,活像后头有人追赶似的。

事实上也是,只不过那些王公大臣们追赶一阵后,就打道回府了。

这样撵着院判直追,不怕把人惹毛了,日后有事找他治病时,老人家记仇不给治吗?或者开药的时候,故意给你额外添加黄莲,让你有口难言苦在心头?

得了,追个意思意思就好。

院判听车夫回报,后头已无人追赶了,方才放心,叫他放慢速度,刚刚速度太快,老人家差点给吓出毛病了。

车夫应声,随即放缓速度,院判靠在车壁上重重的吁口气,心头有如重石压着,皇帝啊!真是……

冀王回到王府,冀王妃忙迎了上去,打从接到他回来的消息,冀王妃就一直等丈夫回来,等啊等,却只等到下人把行李运回来,丈夫却带着大老远请回来的名医进宫去了。

现在好不容易看到丈夫归来,冀王妃有一肚子话想问,见到丈夫的脸色后,她问不出口了,把人送回房,侍候他洗漱后睡下。

如此才有闲把跟出门的下人叫过来问话。

其实早在之前,她就已经问过一回了,不过那次问的,是那些押行李回府的,丈夫真正的心腹都跟进宫去了,这回找来问话的,就是这些心腹了。

然而能被冀王当成心腹看待的,自然是嘴巴严实的,任她是冀王妃,也不会轻易松口。

冀王妃气极,却也无可奈何,总不能因为他们忠心自己的丈夫,就拿他们撒气吧?冀王知道了,还没什么,就怕宫里的苏贵妃晓得了,要找自己晦气了。

冀王妃身边的桂嬷嬷柔声相劝,“有什么事,您等王爷起身后再问不迟,您也不喜欢有人背着您,打探您身边的事情吧!”

王妃尚且如此,更何况王爷?

桂嬷嬷总是劝王妃,多为王爷想想,多给王爷些体面,人毕竟是皇子,兴许不久的将来,会登上九五至尊大位呢!可每每自己这么劝王妃时,王妃总是嗤之以鼻,不屑的回她说,就王爷那个怂样,他能当皇帝?才怪呢!

桂嬷嬷叹气,自家王妃就这么看不上王爷!就算表面功夫做得再好也无用啊!王爷又不是无感无觉的木头,妻子看不上自己,他会感觉不出来吗?

莫怪这些年,王爷宁可在后院,与那些侍妾寻欢作乐,也不愿与王妃、侧妃等人为伍。

她家小姐是王妃,自恃身份,不愿与王爷调笑,也瞧不上王爷,可侧妃她们名份上虽是侧妃,实际也不过就是个妾室,凭什么端着身份和王妃叫板!

桂嬷嬷猛地回神,发现王妃已经在窗前的软榻坐下,遂出去沏了茶进来。

“小姐别跟那些不懂事的生气,不值当。”

“你说,王爷请回来的名医究竟如何?怎么进宫后,就跟王爷出宫?”老实说,在得知丈夫请回来的名医竟是个女人时,王妃心里其实五味杂陈,差点就揪着丈夫的衣襟质问他,是不是已经把那名医收用了。

真不怪冀王妃如是想,实在是冀王爷以往的记录太差了。

正当冀王妃等丈夫睡醒时,黎晨曦命人给黎漱送去的礼,也到黎府了。

她这些礼并不是请冀王府的下人送的,而是请旅居在赵国国都的宇国富商高老爷派人送的。

黎府的管事乍接到高府拜帖,有些蒙,不过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最近有间客栈动土了,不少富户世家托了关系,也想掺一股,这高老爷应该就是其中之一吧?

不过看高家送来的礼单,管事不禁要赞一句,这高老爷背后,应该有高人指点吧?瞧瞧,送的全是有利于女子调养的药材啊!

想到自家教主成亲也不短了,怎么就一点消息都没有呢?

管事带着高家的礼和拜帖去见黎漱,黎漱翻看了药材后,道,“送去给叶妈妈,让她斟酌着用,至于这高家……”

他顿了下道,“让人去查高老爷的底。”

“您几时要……”问出口后,管事才知该糟。

“自然是越快越好。”黎漱冷眼看管事好一会儿,看得管事背脊发凉,“你是办事办老了的,怎么还会问这种话?看来是日子过得太舒坦了?”

管事苦笑连连否认,黎漱冷哼一声,“回头让你们教主收拾你,我就不管了。”都已经把教主的位置让出去了,他还老管这管那的,会让底下的人搞不清楚,究竟该听谁的。

管事暗暗抹出额角冷汗,低头退下办事去。

高老爷的背景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鸽卫们没花什么功夫,就把他的底拉扒出来了。

黎漱接到消息后,冷笑看着上头所载,“原来她是宇国人,原来当年黎氏还有人躲到宇国去了。”

还曾是宇国的开国君王,只是很可惜,才两代就被踢出权力核心,也难怪,黎氏原是高高在上的皇族,好不容易换了个地方,他们又有出头的机会,谁肯放过。

那个黎嘉只怕是死于族人的算计吧?他占着位置,那些野心勃勃的家伙就没有出头的机会,一旦让他有了孩子,他们想要上位,难度只会加倍。

宇国政事堂里的老狐狸们个个精猾,哪能看不出这些猴儿心里想什么,如果他们没把黎嘉搞死,兴许黎氏还会是宇国的君王。

结果他们自己把路给走死了,弄死了黎嘉,以为政事堂会为黎嘉再过继嗣子继承王位,没想到政事堂釜底抽薪,直接换人坐君王。

其实这也没错,宇国开国君王黎盛是个颇有才干的人,会选择黎嘉做继承人,也是因为黎嘉自小跟在黎盛身边,是黎盛一手带大的,虽无父子名份,却有父子情谊,在黎盛过世后,由黎嘉继任,说起来并不为过。

但黎氏族人以为宇国就此,只能由黎氏坐大位,那就有点自以为是了。

所以政事堂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由君氏坐上王位,黎氏想再出头,难了!

黎漱一目十行,很快就把鸽卫们查到的消息全看完了。

他对谨一道,“所以冀王请来的名医,就是黎晨曦?”

“是。”谨一顿了下又道,“冀王一到国都,没回家就带黎名医进宫去了,这一去就是三天。”

三天啊!

“冀王今早已经回府,不过甫回府略洗漱后就睡下了,直到现在,都还没起。”

现在已经是掌灯时分,离高家送礼来,已过去大半天。

“你说,赵国皇帝是真病昏迷中,还是假病装昏迷?”

“这不好说,我又不是大夫,哪晓得他真病假病。”谨一笑得没心没肺的。

黎漱白他一眼,“我觉得长公主她们知道些什么,不过她们不肯说。”

她们当然不会说。谨一暗自腹诽着。

“浅浅她们呢?”

“教主她们去看货栈了。”谨一回道,“教主还请您一道儿去,您说明儿要去看有间客栈,所以没跟去。”

黎漱没好气的瞪他一眼,早知道黎晨曦来国都了,他肯定就跟出门了,失策。

“您真的对黎名医,没意思吗?”

“没有。”黎漱懒懒的掀眼皮子道,“我对她只有厌恶,没有别的感觉。”

不是,人家好好一个大姑娘,不过就是对您有好感,向您示好了几回,怎么就惹您厌恶了呢?

黎漱似是看出谨一的腹诽,冷笑一声,“你还记得她啊?”

“记得啊!”她大概是爱慕黎漱的女子当中,唯一一个与黎漱同姓的,而且,人美则美矣,就是总他一种怪异的感觉,叫他形容,他又形容不出来,因此他对黎晨曦的印象很深刻。

黎漱嗤笑一声,“那些年,我也算见识过不少女子,爱慕的、算计的,各式各样的眼神我都见过,唯独她的眼神,让我觉得厌恶。”

那是一种同情怜悯,似乎知道一些关于他的秘密,却不告诉他,只在心里同情怜悯他。

换成别的男人,看到她那种眼光,会不会自此沉迷下去,黎漱不知道,但他却对那种眼神十分厌恶,他的命运掌握在他的手里,那个黎晨曦凭什么用同情及怜悯的眼神来看他?

知道他什么秘密?难道是关于长孙氏的?

那时他还在找长孙氏,他一度以为是黎晨曦知道长孙氏的下落,知晓她被继母卖身为奴后的遭遇,后来知道黎晨曦对长孙氏的事根本毫无所知。

于是他就认定,黎晨曦是故意露出那样的眼神,好在他面前突显她与旁人的不同,好吸引他对她产生兴趣。

不得不说,黎漱那时真犹如惊弓之鸟,如果出现在他身边的女子,和大家表现一致,他反而不会对其产生排斥及警戒,但越是表现得与旁人不同,就表示此女心越大,否则不会故意与旁人不同。

黎晨曦便是这么做的女人之一,同时她还是这些女人当中最美的一个,更让黎漱对其防备甚重,厌恶极深。

反倒是黎浅浅那样故做大人样的小屁孩,让黎漱没了防备,说起来也是缘份,再加上她是长孙氏的小女儿,长孙氏死前,就这么一个小丫头陪在身边,她心里肯定是放不下孩子的。

为此,黎漱就对黎浅浅完全卸下防备。

他永远记得,若是自己来得早一些,长孙氏兴许不会去的那么快,黎浅浅不会被遗弃在小院里,更不会为堂姐所害。

黎漱每每想到,当年那几个丫头竟是为了争他收徒大会的帖子,而对黎浅浅下手,他就恨不得把黎老太太那伙人吊打一顿。

当年他接到消息,找到疑似长孙氏的人了,他匆忙要赶回来南楚,却被黎晨曦派人给拦下,也不说原因,他气急要走,没想到黎晨曦竟在茶水里给他下药,等他醒来时,刘二来信,长孙氏已然香消玉殒。

黎晨曦大概不知道,她与黎漱的缘份,就在当年被她自己亲手给毁了。

那时,她想要对黎漱剖白心意,却意外得知他要离开赵国,她一着急,便派人去把他拦下,只是碍于少女的矜持,迟迟开不了口,表白自己的心意。

见他赶着要走,她脾气也上来了,把人药倒近半个月,等他醒来,她急急想对他表达歉意,却被他兜头泼了一盆冰水,一句迟了!再无二话,伸手把她和她的人给点了穴,然后扬长而去。

因为这一段,黎漱对长孙氏的死,对黎浅浅之后受到的待遇,都备感歉疚。就算理智知道,当时就算他一刻不歇的赶回来,长孙氏也活不到他回来,可知道归知道,心里那道崁就是过不去啊!

所以说,他对黎晨曦一开始的直觉是准确的,他确实是很厌恶她,因为她,使他心里落下了那道永远抹不去的崁。

谨一想了下,问,“您看,这事要不要跟教主提一声?”

“你以为刘二那小子会没通知她吗?”

谨一苦笑,“不是,这刘二向教主回报,那是他职责所在,毕竟他是鸽卫负责人,有情报自得向教主通报,但您是教主的师父又是她的表舅,这事,属于您的私事了,由您开口跟她说一声,她也才好插手。”

因为黎漱如今是退了位的大教主,有事自然是弟子服其劳,可要是黎浅浅什么都不晓得,难免就处于被动的情况,黎晨曦懂医会药理,要是她约黎浅浅见面,然后在吃食上动手脚……之后拿她来要挟黎漱,黎漱是从还是不从?

“不好,高家送来的礼。”

谨一也感不妙,提脚跟在黎漱身后追出去。

叶妈妈这厢正在看高家送来的药材,她虽不是学医的,但做药膳多年,又得蓝海父女教导,对药材的辨识还是有点小成。

见黎漱和谨一匆匆来到,她忙起身见礼,却见这两位连礼也没回,直奔那些药材而去。

“大教主,谨一,你们这是怎么了?”叶妈妈被他们两吓得不轻,杨柳忙上前扶住她,只觉她浑身微颤。

谨一见吓着她们,忙道,“没事,没事,就是刚刚发现,这送药材来的人,怕是别有居心,你们这药还没用吧?”

叶妈妈这才缓下来,回道,“没有,没有,还在检查呢!都还没用。”

其实外头送进来的药材,她还真不敢就这样给黎浅浅熬药膳,她用的全是蓝棠派人送过来的。

“我一般不用外头送的药材,不管是教主用的,还是给其他人吃的,都是庄主夫人派人送来的,外头送的药材,我检查后没问题的,就让人拿去换钱,名贵些的就留下来送礼。”

所以黎漱他们纯属自己吓自己啦!

黎漱闻言松了口气,又问,“蓝海没派人送药材来?”

“蓝先生让人送的不是药丸就是药剂,生药反倒不多。”

蓝海在宫里,闲闲没事干就是炼药制药,反正南楚皇帝说了,不管他要什么药材,只管说就是,炼好的药,他也不管蓝海给谁去,只要保证他要用的药源源不断就行。

《穿越之教主难为》无错章节将持续在图翁小说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图翁小说!

喜欢穿越之教主难为请大家收藏:(www.tuwengxs.com)穿越之教主难为图翁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 - 穿越之教主难为全文阅读 - 穿越之教主难为txt下载 - 扬秋的全部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图翁小说

猜你喜欢: 素手匠心万兽朝凰首辅养成手册废材七小姐:帝尊大人,轻点爱皇上,请您雨露均沾我始乱终弃了元始天尊幺女穿越之倾城蛊妃惊世医妃,腹黑九皇叔妃嫔这职业铁血女兵绣华穿越之教主难为首辅家的小娇娘欢喜记事自欢画满田园奸臣之女锦绣洛神俏妃迟暮绝色丹药师:邪王,你好坏妃常霸道福晋难为:四爷,求休战空间农女:彪悍辣媳山里汉清妾我就是如此娇花
完本推荐: 太浩全文阅读穿成总裁前女友全文阅读不二之臣全文阅读寂灭天尊全文阅读网游之傲视群雄全文阅读完美大明星全文阅读最强系统全文阅读御剑乘风全文阅读死亡万花筒全文阅读贴身兵皇全文阅读绝品天医全文阅读第一武神全文阅读倒春寒[重生]全文阅读横扫异界之无敌天尊全文阅读大阴阳真经全文阅读海贼:厌世之歌全文阅读全职家丁全文阅读神道丹尊全文阅读女神总裁爱上我全文阅读重生之军营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首富杨飞百炼飞升录无敌神龙养成系统我不是超级警察异能小农民修真归来有了老婆和孩子缘来妻到,掌心第一宠天降巨富大佬退休之后我是至尊绝品神医我在明朝当国公机战无限终极特种兵王我本港岛电影人养鬼为祸女总裁的超级保镖三国之老师在此未来天王异界召唤之千古群雄联盟之魔王系统巨门卷重生深深宠:娇妻,别惹火娇妻狠大牌:别闹,执行长!市井之徒掌家小农女甜心嫁一送一:总裁,请签收!高魔地球三国之黄巾神将帝神通鉴

穿越之教主难为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越之教主难为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越之教主难为txt下载手机版 - 扬秋的全部小说 - 穿越之教主难为 图翁小说移动版 - 图翁小说手机站